公司新闻

足疗是中西医结合的整体疗法(郑英吉)

戒贪

 

足疗是中西医结合的整体疗法(郑英吉)(2007-08-29 16:15:16)

   
    吴若石先生是“台湾脚底按摩之父”,也是“吴若石新足部健康法之父”。

   若不是1980年起,他以无私的爱心,神奇的疗法,为成千上万的人解除疾病的痛苦,引起媒体竞相报道,并出版“脚底病理按摩”专书,阐明这套中国古医学,与西方复健医学结合后的学理,就不会因此蔚为风潮,使“吴若石脚底按摩”“吴若石新足健法”之名,响彻台湾,传遍全世界华人地区。可以说,没有吴若石,就没有初期的“脚底按摩”,也没有成熟发展的“吴若石新足健法”了。

   我自吴若石先生二十三年前,最初为人做脚底按摩治病开始,便因来往请益而展开长久的友谊。我们是最密切的研究、实证伙伴,我在医理、疗法上一有所得,便与他切磋辨证,也一起讨论中外文献,与实际操作的看法,经过二十多年来的不断深入与广泛研究,终于发展出本书的内容,可说是我们两人全部的心血结晶。

   我们为建构成熟的“吴若石新足健法”,经常彼此台北、台东两地往返,也联袂出席相关学术会议,并肩负责推广“吴若石新足健法”的实务,吴若石先生为人的诚恳、做事的认真、为学的一丝不苟,都让我深感佩服,尤其是他的爱心与高洁的人格,让人由衷敬仰,更为他对台湾所做的贡献,有着无与伦比的感谢。

   我与足健法的因缘起于幼年,我从小肠胃就不好,又容易紧张,长年喝胃乳,有一次参加羽毛球冠亚军赛,战况激烈,只要我胜了就是冠军,压力很大,当时穿了一双新球鞋,在脚弓处肿了起来,只要一踩到地就立刻痛得快掉眼泪,我原本学针灸,知道脚底穴道不是很多,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痛?只好拿擦劳灭软膏推摩痛处,慢慢地越推越不痛,一天、二天……不知不觉中硬块推散了,人也舒服多了。

   有一天,忽然想起: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喝胃乳?才恍然大悟,经过那一阵子的脚底按摩,胃部居然已经不会痛了。从此,我没事就按摩脚底,找硬块或痛点,还被兄长耻笑:“长香港脚也不要这么不卫生。”只有我自己明白,按摩脚部真的很舒服。

   后来有一位住在台东宝桑路的朋友告诉我:有一位外国邻居和我一样,利用按摩脚部治病;我听了好高兴,赶到台东请教吴若石先生。当时我以针灸学来看脚,有很多疑问,问了一大堆问题。但是得到吴若石先生的回答都是:“我不知道,”吴若石先生只告诉我:“脚底按摩是中国的东西,我把它带回来,还给你们,研究是你们的工作。”吴若石先生指引了我一条正确的研究道路:把中医理论和脚底按摩相结合,以中医为主,以西医的神经学、生理学为辅。

   根据中医学理,肾属先天,脾胃属后天,对于身体虚弱的人,应先照顾脾胃,使其能吃,身体才有元气,能吃、能睡、能拉,才能恢复生理机制。就像待修的汽车,先给它加点油,让它能开到修车厂,才能进行后续的维修作业。生命是一个整体,必须每一个系统都健全,才能维持健康状态。脚底按摩的成效要好,也是必须双方配合的,特别是患者必须调整生活习惯,注重运动,效果会更显著。

   常有人问我,按摩的时间和力道应该如何拿捏?其实这完全取决于对方的身体状况,并无定论,例如一个虚弱的人就经不起较长时间的强刺激。一个优秀的吴若石先生新足健法业者,必须要能从整体治疗观念中判断对方的健康状况,知道应该从哪里着手、加强,而不是采用公式化的操作。我们不只是按摩足部,还必须了解心理学、营养学、病理学、解剖学等等,才能帮助对方尽快恢复健康。所以本书的特点,第一是强调“看人而非看病”,第二是强调“整体治疗”。

   二十多年来,我们努力地研究,参考海内外人士的研究心得,也累积了丰富的临床病例,虽然经过这么多从业人员的服务和推广,但是社会大众对于“吴若石新足健法”这个健康方法,仍然不太能够接受,这是因为过去欠缺明确合理的解释,这便是我们出版这本书的最主要原因。

   我们希望,不论在理论方面、手法方面、按摩棒的使用方面等,我们在书中,都要给读者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   吴若石新足健法是学无止境的,需要研究探讨的地方还有很多,希望大家能和我们一起努力,在21世纪,大家都能够使用无副作用的自然疗法来恢复健康。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www.lishangzhuang.top 版权所有  

热线电话:15192627330